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政务动态 > 乡镇动态

高坪农家女黄岩松用柔肩托起苦难之家

发表时间:2018-10-25 14:24 信息来源:中国建始网
字体:[    ]
保护视力色:

特约记者 彭清慧 余安敏 通讯员黄仙竹

“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”……黄岩松双手紧攥着父亲的手,一步步退着教父亲走路……10月22日,建始县高坪镇高店子社区一组已瘫痪近3年多的84岁老人黄治国居然在女儿黄岩松的缠扶下从卧室移动了20多步,到自家院子享受温暖的阳光。

就在这120平方米的屋子里,黄岩松连续4年没有离开过,因为久病的父母,似乎有一把无形的锁把她“锁”在这个小圈子里,千万遍重复着洗衣、做饭、熬药、喂药……

黄岩松还清楚地记得,自家老屋门前有一条近一米宽的小河,从7岁起,她就为多病的父母弄药,那时,她腿短过不了河,常常等着过路人将她掖到胳脐窝托过去,然后去找医生。黄岩松10岁那年,父亲一年做了两次手术,胃被切除三分之二。

21岁那年,她结婚生下女儿,家有老小,丈夫外出务工,她扛起家务,家境逼着她,身体再弱再小也必须坚强!父母年龄增大,疾病也越来越多。

10多年前,黄岩松的母亲患血液病毒性感染,浑身长疮,奇氧无比,难受之及,一个月不喝水,也几乎不怎么吃饭,经济困境让他们喘不过气来,厚着脸皮借钱也得把母亲的病治好!昂贵的医药费,女儿要上学,小儿子出生,挣钱来路小出口大,维持生计好难!黄岩松决定带上父母和2岁多的儿子到深圳跟丈夫一起挣钱养家,5口人挤在十分狭小的租房里,为了能挤出时间多挣点钱,他们常常将儿子绑在圈椅上,过几小时回来看一次,这样总算能糊走父母需要的药钱和女儿的学费。

在外奔波10年,到了儿子该上学的时候,黄岩松带着父母回到家乡,4年前,父亲突然重病,昏迷不醒,紧急送往医院,被确认为脑萎缩、五脏衰竭并肺积水,从镇医院转到县医院,在县医院治疗8天后,医生特地把黄岩松叫到一边告知:老人年进八旬,这种病能完全治好的可能性几乎没有,如果能挽留住生命,那也是痴呆!

黄岩松一听急了:医生,拜托您,无论是什么情况,我绝不放弃治疗,万一结果是痴呆,我也认了,我要尽万分的努力把父亲留住……几个月后,父亲真的“痴呆”着出院了!痴呆的父亲不会说话、不会思维、不会走路、不会料理大小便。

父亲大小便失禁,黄岩松整天为这一件事就手忙脚乱,大便没有规律,无法预防,随时裹一满裤脚,她就一把一把地往外掏。80斤的个头要背100来斤的父亲,每天要给父亲洗、穿、脱、吃饭也要喂,父亲下肢萎缩不能行走,她每天把热水里面放几片姜,给父亲洗脚,边泡边从腿部按摩到脚,长期按摩父亲好像有了一点知觉,她试探着和老公开始教父亲走路,老公站在父亲前面,用双手牵着父亲的双手,她就弯着腰,用手把父亲的左脚拿着往前移动一步,再把右脚拿着往前移动一步,就这样天天慢慢反复锻炼,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时间久了,他们开始试着松手,小心翼翼地在一旁紧跟着,让她父亲一只手拄着拐杖,一只手扶着墙,两年后父亲终于可以开始慢慢地走上几步了。

祸不单行的是,父亲病重之时,母亲冠心病发作,黄岩松求着医生把母亲救回来了,母亲又是大小便失禁!为方便照料,黄岩松给父母开一“对河铺”,中间隔一米多,她常常放下这个背那个,父亲、母亲、儿子,一个要吃干的、一个要吃稀的,一个要吃硬的,一个要吃软的……每天光做饭就有很多“标准”,她要像“陀螺”一样不停地转动,身体落下一身痨病。

看着对门的健身广场,老少姐妹踏着轻快的音乐锻炼身体,她十分羡慕,“但是,我得守着父母!”她肯定地说。

“即便是亲生的,我也没见过对父母这么好的人。”邻居姚永莲说。从她口中得知,黄岩松刚生下来母亲便难产离世,她被当时同村的年轻夫妇黄治国夫妇抱养。

“我哥嫂福气大,是岩松从阎王手里夺回他们的命,让他们到了83、84岁的年龄,过着比‘宝贝孩子’还宝贝的生活!”老人黄治国的妹妹黄治香嘴里说着话,眼泪悄然落下来。

不是知根知底的人谁会猜到,黄岩松时时刻刻呵护敬奉的父母竟不是她的生身父母!

4年坚守在这房子里,母亲已经能说话能自己走路吃饭,父亲从一个“植物人”到现在能从房间移动到院子里,女儿已大学毕业,暖暖的阳光照在院子里,也照在黄岩松的父亲母亲幸福的脸上。(编辑樊淑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