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日期:2017-12-29   信息来源:建始网


——致亡弟周峰

文  周良彪


我常想,死亡只是一块衰老的石头,一个想象中存在的符号,沉睡在遥远的荒草中,与我们毫无关联。没想到它却直截了当地来到你面前,站在你呼吸的每一粒空气里,与我争夺你的命运。

我只有一个信念,与你一道战胜它!我坚信,在你与它之间,我是一道最忠实的防线,护卫着你的生命之灯。你的生命照亮了暗淡的通道,那么年轻、耀眼。任何风也别想越过我的头顶,熄灭你。

我一遍又一遍地擦着你渗出的汗珠,我相信它们还会一次又一次地蹦出,直到你微笑着站起来,以熟悉的姿势和语言走进人群。你的汗珠令我惊喜。它们晶莹剔透,细小脆弱,但却是一种反抗啊!

我嗅着你的血,第一次感觉到我离你很近,一点也不腥、不腻。那是我兄弟的气息,泥土的气息,人类和大地上最真实感人的气息。看到那位年轻的护士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你的气息,我从内心里为她悲哀。与其说是鄙弃她,不如说是可怜她!

你还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,像一个“提着灯笼的婴儿/在宇宙里乱窜”(见《长江文艺》1990年第二期周峰的诗《苦哦雀》)。在你短暂的旅途中,有许多浪漫而令人生气的细节,像你的诗,尽是新奇和有趣的意象。你总是觉得发生在新鲜空气里的故事比书本里的更有味,而当你赤手空拳地投入生活,你理想的常春藤又伸进了诗歌。难道人命中注定要走一条悖论之路吗?

你试图用诗歌与世界对话,建立自己与世界的关系。可是,你还没有“走出”那条“林荫道”,一场飞来横祸,夺走了你年轻的生命。

我曾多次无情地修改过你的诗歌。现在,我抚拭着你的汗珠和泪,我要对天发誓地说:我无法修改。它们是你最炉火纯青的语言,最纯粹的诗啊!

你是富有的。所有与你有关的一切,彩色或灰色的生活,以及那抽象而虚设的时间,都是你不可多得的财富。惟其如此,任何人也别想替代你的意义。

直到今天,我依然拒绝接受关于你的事实,总觉得,你的生命之弦并没有断,只是“滑头”了,只要重新那么拧它几下,你仍然是根完好无损的弦,仍然可以奏出你传奇而又浪漫的乐章。

那方净土上躺着的只是虚假的你。真实的你已逃离你的躯体,在这虽然多灾多难,然而仍值得真爱的世界上,与我们共同承担生活,分享生活。(编辑刘定坤)

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
微信 云上建始